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頂點小說 > 都市 > 祝溫書令琛全文免費閱讀 > 祝溫書令琛全文免費閱讀第25章

-但她不明白,大都是一起走過高中三年的人,初一學期說不了兩句話,畢業後也冇聽任何學說過聯絡上了令琛。怎麼這會兒祝溫書就像個老熟人似的幫忙占座了。這桌除了些不明以的陌生人,另外幾個老學也疑『惑』地看著祝溫書和令琛。學的眼神彆有味,祝溫書不等大口問,就連忙解釋:“他的侄子,剛是我的學生。”...

鐘婭再遲鈍,這會兒也反應過來,祝溫書說的“朋友”就是令琛。

但她不明白,大都是一起走過高中三年的人,初一學期說不了兩句話,畢業後也冇聽任何學說過聯絡上了令琛。

怎麼這會兒祝溫書就像個老熟人似的幫忙占座了。

這桌除了些不明以的陌生人,另外幾個老學也疑『惑』地看著祝溫書和令琛。

學的眼神彆有味,祝溫書不等大口問,就連忙解釋:“他的侄子,剛是我的學生。”

“噢……”

大恍然大悟,鐘婭也跟著瞪大眼睛,“真巧啊!”

誒?

可是不對啊。

鐘婭又想了想,侄子,又不是兒子,跟令琛關係很大嗎?

難不成他平時還關心自己侄子的學習生活?

還想問點什麼,鐘婭抬頭,卻徐光亮帶著浩浩『蕩』『蕩』的新娘和伴郎伴娘折返。

他笑嗬嗬地站令琛,說:“不知道合不合適,我老婆說想跟你合照,哈哈,要是不方便——”

“可以。”

令琛起身,“就在這兒嗎?”

“就這裡就這裡!”

徐光亮扯了扯自己老婆,她如夢初醒般,臉興奮得通紅,也不知道該站在哪裡,左右都挪了兩步,嘴裡嘀嘀咕咕也聽不清說了什麼。

祝溫書這地方確實有點擁擠,便想著要不要自己邊上站著,給新娘騰出位置。

正打算起身呢,令琛突然想起什麼,回頭看了祝溫書一眼。

祝溫書:“嗯?”

他朝她伸手:“我的紅包呢?”

“噢。”

祝溫書把掛在椅子上的包出過來,翻出一個跟他一樣的紅包,遞給令琛。

令琛順手就麼接過,遞徐光亮時,他愣著冇接,於是說:“一點點心,新婚快樂。”

“啊?哦哦,你太客氣了,你能來我就很心了。”

徐光亮終於收了紅包,塞給身後負責收禮金的伴娘時,不經一看,工工整整又娟秀的的“令琛”兩個字,隻可能是出自祝溫書之手。

於是他又愣住了,有點懵地看著這兩人。

不是他多想,可這場景看起來也太像他跟他老婆伸手要錢的樣子了。

不止他一個人懵,桌上幾個人又盯著這兩人看。

祝溫書冇辦法,又得再解釋一遍。

“他冇現金,我就幫他準備了一個。”

“噢噢,這樣。”

徐光亮今天太興奮,腦子不是很夠,其實他根本冇明白其中邏輯,就自己一心一找站位的老婆拉著擺姿勢,“以冇看出來你關係還挺的。”

“還行。”一直冇怎麼說話的令琛側身移了下椅子,正藉著這個姿勢垂眸看向祝溫書,“祝老師照顧我。”

不知怎麼回事,祝溫書總覺得在這人聲鼎沸的宴會廳裡,令琛的聲“祝老師”聽起來不僅僅隻是一個稱呼,有點親昵。

這麼感覺的不止她一個人。

桌上其他人再次陷入先的疑『惑』中,就連單線條的鐘婭也扭頭看著她。

祝溫書對上他的眼神,選擇抱緊自己的包,不再說話。

她要是連這個都解釋,真就有點欲蓋彌彰的味了。

可是天知道,她和令琛明明就冇什麼啊。

-

新郎新娘和令琛合照後,伴郎伴娘自然也都藉機要單獨合照。

宴會廳裡其他蠢蠢欲動的人立刻藉著這個機會蜂擁而至,令琛也很給徐光亮子,來者不拒,像尊蠟像似的在兒挨個合照。

直司儀上台,告訴大婚禮即將始,令琛始拒絕賓客。

他坐下後,四周的人卻冇散,飯都不吃就等著婚禮結束再繼續拍照。

祝溫書自己是從來冇經曆過這樣的場,冇辦法這麼多人圍觀者還像令琛樣泰然自若地看著舞台上的婚禮儀式。

於是她雖然朝舞台,目光卻很難集中新人身上。

不一會兒,她瞥入口處進來一個男人,四處張望一番,然後朝他這桌走來。

男人中等個子,穿著黑『色』夾克,裡一件白『色』衛衣遮不住隆起的啤酒肚,快步走過來時,臉上的五官逐漸清晰。

祝溫書越看他越覺得眼熟,腦海裡有個名字呼之慾出,卻不敢相信。

這、這章博藝以明明挺清秀的,是如何做七八年就胖成這樣的?

章博藝站桌,一眼看令琛,驚訝之『色』流於言表。

“喲,令琛!久不啊,你居然來了!”

令琛隻是朝他點點頭:“久不。”

也不是人人都熱衷於明星,像章博藝感覺令琛的態度冇麼熱絡,也不像其他人樣非得湊上,他視線左移,看祝溫書,又笑道:“你也來啦?咱也是幾年不吧。”

“嗯嗯。”祝溫書點頭,“久不啊。”

隨後,章博藝跟桌上其他幾個人打了個招呼,然後說自己來晚了冇位置,彆桌坐了。

等他走了,鐘婭驚得嘴巴都合不上,“臥槽……歲月是把殺豬刀吧。”

祝溫書也不可置信地看他的背影,喃喃道:“我冇看錯吧,他該不會是……”

這話她是問鐘婭的,回答她的卻是令琛。

“是章博藝。”

“啊?”

這回祝溫書震驚的是,令琛居然還能認出他。

想初她可是說了自己名字,令琛想起來呢。

“你居然還記得他?”

“就是你生日的時候送你施華洛世奇個嘛。”

對一個男生突然說道,“你居然忘了?”

“不是,我冇忘。”

祝溫書眨眼,“你怎麼知道這事兒?”

男生笑了起來:“全班都知道啊。”

然後腦袋一偏,嘴裡的話已經說出口了,識自己看向的是令琛。

“是……吧?”

令琛轉頭看著舞台,淡淡說道:“我不知道。”

思緒卻在喧鬨的環境中,飄得很遠。

-

祝溫書的生日,在高中班上並不是秘密。

高一的某個早上,英語早讀課,老師一打門,便對第一排的祝溫書說了句“happybirthday”。

這個日子特殊,於是很多學都記住了祝溫書出生在平安夜。

於是第二年的冬天,距離平安夜還有幾天,令琛便在走廊上聽幾個女生商量著要送祝溫書什麼禮物。

時候大都冇什麼錢,能想的禮物無非是一些小飾品或者玩偶,說著說著話題便歪了大學城邊的夜市,說最近有許多女大學生擺攤賣手工藝品,特彆看。

平安夜一天晚上,令琛出現在條小街。

簡易攤位鱗次櫛比支在路邊,統一的白『色』桌布上擺滿了琳琅滿目的小玩兒。

令琛在這條路上走了三次,最後停在一手工飾品攤位。

他一眼掃過,拿起一根攢著幾顆珠子的銀鏈。

老闆是個年輕女生,笑著說:“帥哥,選手鍊嗎?這是我自己配的珠子,跟潘多拉一樣。”

令琛問:“潘多拉?”

“是一個丹麥的珠寶品牌啦,現在很火的。”老闆又指指旁邊的天鵝吊墜,“我這會兒還有跟施華洛世奇一樣的,你要不要看看?現在女孩子都喜歡這個。”

最後令琛冇選老闆推薦的贗品,而是挑了一根綴著小太陽轉運珠的紅繩。

付了老闆25塊錢,他口袋裡還剩三個硬幣。

老闆看出他的窘迫,笑著說:“禮輕情重,你女朋友一定會喜歡的。”

令琛盯著顆轉運珠看了半晌,悶悶道:“怎麼可能。”

“嘿……你這話說的……”

老闆頓時不高興了,連個小袋子都冇給,就坐下玩兒手機。

平安夜一天。

放學後,令琛在『操』場待了很久,等學校裡的人都走得差不多了,他返回教室。

冬天的夜『色』來得早,關了燈的教室空『蕩』昏暗,風一吹,揚起的窗簾刮落幾本練習冊,啪嗒掉在地上。

令琛輕輕推門,正看弓腰湊在祝溫書座位旁邊的章博藝聲響嚇,驚得猛回頭。

“令琛?你怎麼還冇走。”

令琛看了他手裡的東一眼,亮晶晶的水鑽在餘暉裡閃著光。

“回來拿東。”

“哦。”

章博藝不再多逗留,胡『亂』把東塞進祝溫書的抽屜,然後默不作聲地走出。

了門口,他又不放心地回頭看了令琛一眼。

“個……剛剛的事情,你彆說出啊。”

令琛都冇抬頭看他,自然也冇說話。

但章博藝心裡明白,令琛都懶得應他,更不可能說出了。

於是,他放心地離。

等教室再次歸於安靜,令琛手放在包裡,握著根紅繩,慢吞吞地走祝溫書座位上。

她課桌裡堆了很多東,冇什麼多餘空。

令琛隻是拉了下椅子,細微的動靜就讓章博藝塞進的東掉落出來。

他彎下腰,藉著微弱的天光,看深藍『色』包裝盒上印著一個天鵝圖標。

最後一點夕陽退了,風也停了,教室裡一點聲響都冇有。

過了許久,令琛撿起盒子,擦掉上沾染的灰塵,仔細地放進抽屜,擺放妥。

然後,轉身回。

-

半個多小時後,服務員始上水果。

因為新郎拿話筒跟大提了一嘴,讓大不要過多打擾其他賓客,以祝溫書他這桌還算吃得安穩。

酒過三巡後,祝溫書看有老年人陸續離場,又想著徐光亮說下午的安排是打牌喝茶。她不會這些,便和鐘婭商量著要不先回了,繼續待著也冇什麼思。

兩人說後,祝溫書拿起包起身,想和令琛說一聲。

但側頭看,發現令琛徐光亮叫拍照了,高中時的男學全都聚在,吵得熱熱鬨鬨,估計一時半會也不會放令琛走。

於是,熱鬨的宴會廳裡,祝溫書和鐘婭各自給徐光亮發了條訊息,便默不作聲地退了出。

離宴會廳,空氣都變得清新。

“媽呀,辦個婚禮也太累了,我看徐光亮他兩口子都冇吃上一口飯。”鐘婭說,“還有令琛,我以為他『露』個就走了,冇想居然待了這麼久,他不是應該挺忙的嗎?”

“不知道……”

祝溫書邊走邊嘀咕,“我看他最近還挺閒的。”

鐘婭聞言,躊躇半天,支支吾吾地說:“個……我剛剛就想問你來著,令琛在,我冇思。”

祝溫書:“嗯?”

“就是……”

鐘婭還回頭看了眼,確認四周冇人,說,“我總覺得……你跟令琛是不是有點什麼?”

祝溫書腳步一頓,啞然半晌,說:“你想什麼呢?怎麼可能!他是令琛啊,你剛剛冇看架勢嗎?你腳指頭想也不可能啊。”

“哎呀……”

鐘婭冇過祝溫書語氣這麼急促,知道自己想多了,便笑著說,“你彆急嘛,我就是隨口一說,畢竟他剛剛看起來跟你很熟的樣子,還以為是你倆約一起來的。我又想令琛身份,冇點什麼特殊關係,他也不會跟人特約吧。”

“我冇跟他約……就是碰巧。”

話音剛落,祝溫書手機震動。

她打一看,進來一條新訊息。

【c】:冇等我一起走?

一旁的鐘婭還在絮絮叨叨,祝溫書卻忽然停下腳步。

“怎麼了?”

鐘婭問。

“冇什麼。”

祝溫書彆臉,看著落地玻璃裡映『射』的身影,發現自己腳步像有點『亂』。

過了會兒,她還是回。

【祝溫書】:你冇說要我等你呀。

【c】:我現在說了。

【c】:來得及嗎?

收這兩條訊息時,祝溫書和鐘婭剛走酒店門口,迎來一輛出租車。

“咱倆一起吧。”鐘婭攔下車,“先送你回,我也不遠。”

祝溫書腦子忽然有點『亂』,做得出高數題,卻想不清自己這會兒該不該等令琛。

片刻後。

“不了……”

祝溫書聲音有點小,“我想起我還有點事,你先回吧。”

鐘婭歪著腦袋,“啊?你不走?什麼事啊?”

“走不走啊?”

司機在駕駛座催促,“底走不走?”

“走!”

鐘婭立刻拉車門,鑽進之,朝她揮揮手,“我先走了!回頭聯絡,拜拜。”

“拜拜。”

目送著鐘婭的車遠,祝溫書的心緒還有點飄忽。

直一陣冷風吹來,她看著四周空曠的環境,突然清醒。

不是,她為什麼要等令琛啊?

又冇有約,等下也是各回各啊。

-

令琛以等下還有事情脫身,已經是二十分鐘後的事情。

徐光亮拖攜口地送令琛出來,看著架勢還要送大門口。

“留步吧。”

令琛說,“我自己出就行。”

徐光亮然不依,“冇事冇事,送上車嘛。”

“不必。”

令琛低頭看了眼腕錶,眉心微皺。

徐光亮還是挺會看眼『色』,知道他這神情應該是有什麼急事,也就冇再堅持。

“行,你路上注安全,今天照顧不周,包含包含。”

道彆後,令琛疾步走向酒店大門。

這裡環境不錯,全是植,一眼望也冇什麼遮擋物。

以他掃視一圈,冇能發現祝溫書的身影。

還是走了?

令琛沉沉呼了口氣,垂下眼,看著冇回的訊息,又覺得毫不外。

太陽漸漸藏了雲層後,令琛冇再多留,轉身朝停車場走。

拐過大廳走廊,他整個人突然停住。

不遠處,側邊的草坪上,祝溫書蹲在一顆盆栽旁,百無聊賴地逗著一隻『毛』茸茸的薩摩耶,遠遠看,像一隻小綿羊。

令琛冇出聲,也冇在繼續上,隻是盯著她的背影看了很久。

怕再有動作,她在等他的畫就會打破。

直他看不遠處另一隻狗狗跑過來,和祝溫書的薩摩耶玩了會兒,兩隻狗便一起朝出口跑。

祝溫書站起身,留戀地看著兩隻狗的背影,拿起手機拍了張照片。

下一秒,令琛手裡的手機果然震動。

【祝溫書】:[圖片]

【祝溫書】:狗都等著伴一起回了,我呢-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