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頂點小說 > 都市 > 夏天司馬蘭小說免費閱讀全文 > 夏天司馬蘭小說免費閱讀全文第29章

-《夏天司馬蘭小說免費閱讀全文》小說,講述了夏天司馬蘭的故事,希望本書能緩解大家的煩惱,保持好心情講述了:“哼......”夏天紋絲不動,鼻孔裡一聲冷哼。曹馬大喜!荒州王這個冇有武功的書呆子--死!至於荒州王身邊的盧樹和高飛,都是三流武將,根本擋不住他的槍。在這裡。...

“哼......”

夏天紋絲不動,鼻孔裡一聲冷哼。

曹馬大喜!

荒州王這個冇有武功的書呆子--死!

至於荒州王身邊的盧樹和高飛,都是三流武將,根本擋不住他的槍。

在這裡。

唯一讓曹馬忌憚的是司馬家高手。

但此刻,應該在後麵保護自家的小姐。

不過。

一般武道高手遇到騎兵戰陣,也隻有死!

“嗖......”

曹馬認為,這是他習練槍術以來,刺得最完美的一槍。

這一槍,如潛龍出洞,槍尖完美的刺破空間,刺出美妙的尖嘯聲。

人馬合一,力量無敵。

殺掉荒州王,他就可以得到父親曹威的讚美,被家族委以重任,成為家族的紅人。

然後,再乾掉哥哥曹豹,接父親的爵位,成為大夏的右丞相。

不!

一定是左丞相!

因為,他要子承父誌!

未來所有的美好生活,就從這一槍開始。

曹馬的眼神無比熾熱。

就在這時。

異變突生。

一根鐵棍,不知從何處冒出,擋住了他的槍尖。

“哢嚓......”

他那鋒利的槍頭就碎了!

就如同一個雞蛋,砸在了一塊堅硬的岩石之上。

同時。

他看到荒州王張嘴,冷冷的道:“擒賊先擒王!”

“打死喂餓狼。”

“是!”

話音未落。

他的瞳孔裡出現一條手提鐵棍的大漢。

是他!是他!就是他......擋住了自己的絕命一擊。

讓自己的美夢如同那破碎的槍尖,碎了一地。

真是可恨啊!

“不好!”

曹馬見那條大漢一步邁出,就如同鬼魅,出現在自己麵前,雙腿一蹬,高高躍起,遮擋了本該屬於他曹馬的陽光。

一片巨大的陰影,籠罩在他的頭頂。

這個男人的速度好快!

快得讓他絕望。

也許,就算是他那個狗屎大哥曹豹,青州最頂尖的一流武將,也冇有這麼快吧!

電光火石間。

“嗡......”

刺耳的棍子破空聲,傳入他的耳朵。

曹馬的心直往下沉!

他隻能本能反應的抬一個頭......原來,他有兩根鐵棍啊!

難怪破空聲如此響亮。

這,是曹馬最後的念頭。

“砰......”

趙子常的兩根鐵棍,砸落在他的頭頂,完成了劈殺。

腦漿和鮮血,飆射出頭,美麗如花。

曹馬的腦袋爆炸。

掉落馬下。

趙子常眼皮一抬,舞動兩根鐵棍,如同無敵旋風,開始反衝鋒,一棍一個騎兵腦袋。

至於曹馬的戰馬,絲毫無傷。

因為王爺說,敵人的戰馬都是戰利品,是自己的東西,絕對不能傷害。

若是誤殺,那損失可就大了!

趙子常深以為然!

王爺果然與自己是同道中人。

“砰砰砰......”

鐵棒砸碎頭骨的聲音不斷響起。

趙子常一路過處,黑甲騎兵的頭顱紛紛爆炸,一團團白色和紅色交織的死亡血花,在虛空中盛放。

他神力無雙,速度極快,鐵棒舞動發出的尖嘯聲,彷彿永不停歇。

一響奪人魄。

二響奪人魂。

三響成死人。

幾個呼吸間。

趙子常已經砸死十幾個騎兵,在官道上留下了一路屍體,蹚出了一條血路。

人已亡。

戰馬無人驅使,站在官道上嘶鳴,阻擋了黑甲騎兵的衝鋒。

這時。

趙子常跳上一匹戰馬,將兩隻鐵棍倒插回背,挑起一杆長槍在手,怒吼道:“荒州王府趙子常在此,誰敢一戰?”

“誰敢一戰?”

此時的他,渾身沾滿敵人之血,一雙虎目中殺意凜然,猶如一尊戰神,持槍顯聖。

頗有一夫當關,萬夫莫開的架勢。

忽然。

“王爺,是不是這樣喊?”

趙子常突兀的開口問。

“哈哈哈......”

夏天嘴角勾起一絲高深莫測之笑:“冇錯,本王就是想看你這樣叫陣,以後戰鬥都這樣!”

“將,是兵之膽!”

“你一聲吼,士兵就能繼承將之威,將士一心,士氣永升,水火不侵,才能成百戰常勝軍!”

“明白了嗎?”

“哈哈哈......”

趙子常豪氣勃發:“子常明白!”

“王爺,你說想看末將在敵陣中殺個七進七出,現在,末將就去了!”

“殺!”

趙子常催動戰馬,手持長槍:“擋我者死!”

猶如戰神出世,勢不可擋!

夏天滿眼欣賞之色:“趙子常,威武!”

將來,一定給他弄一身白馬銀槍!

一定!

對麵。

眾黑甲騎兵懼怕無比!

因為這個猶如天神般殺來的人,一棒子就敲死了曹馬,至少是一流武將。

此人,至少是千人敵。

他們中間,無人能敵!

但,他們不能逃!

因為他們是太子的死士!

打不過,唯有死!

“殺!”

黑甲騎兵們也發出瘋狂的呐喊,衝向趙子常。

“噗噗噗......”

趙子常一杆長槍橫掃,將麵前黑衣騎兵全部砸飛:“死!”

一掃,死一大片。

一挑,死一條線。

一路過處,馬上騎兵統統消失在馬上。

一個個不是躺在地上哀嚎,就是捂住飆血的槍口,奄奄一息的等死。

“殺!”

盧樹和高飛也打馬而出,跟在趙子常身後,形成一個箭頭軍陣,一路負責補刀。

血,為他們三人鋪路。

就像是一路紅綢。

黑甲騎兵們也瘋狂了!

他們死戰不退。

“殺!”

這時。

夏天拉開曹馬的戰甲,掏出一塊令牌,上麵刻著一個字“青”。

這是青州軍的身份令牌。

他看那黑甲,已經料到,但心情依然沉重。

這個天下,遍地惡匪,兵不去剿滅,還裝匪來殺他!

這,究竟是什麼世道?

整個大夏朝廷天天吹噓現在是盛世,但這一路的凍死骨為何這麼多?

這天下,究竟是怎麼治理的?

他那皇帝老子天天自比明君,看上去天天憂國憂民,可為何大荒州任天狼帝國欺辱,子民被人擄為奴隸,如同兩腳羊,卻不敢言?

他真是一個想勵精圖治的好帝王嗎?

他真的關心大夏子民嗎?

如果,這吃不飽、穿不暖、經濟蕭條、到處是死人,任人欺負的大夏是盛世,那他夏天寧願瞎了眼,不看!

但,盛世不是這樣的啊!

盛世應該是有房住、有衣穿、有飯吃、人有笑臉......

忽然。

一些情緒湧上夏天的心頭。

夏天跳上身邊的馬車,拉開蓋在大鼓上的綢蓋,拿起鼓槌,敲響了戰鼓!

“咚咚咚......”

戰鼓催戰意,聲聲震敵心。

這鼓點,是《將軍令》。

趙子常、盧樹、高飛聞鼓聲,戰意高漲。

現在,他們就要拿敵血祭天,換他們的荒州能夠永久平安。

這時。

夏天隨著鼓點一聲吼,聲震長空:“帝封王,在荒州,路難行,匪猖狂,恨欲狂。”

“有誌士,護道護王,刀槍出,匪傷心斷腸,魂魄亡!”

“抬眼看,壯懷激烈,擂鼓西北望。”

“荒州恥,猶未雪。”

“王之恨,何時滅?”

“先殺匪,治人樣,踏惡地,射天狼。”

聲音鏗鏘有力,落地有聲,橫貫長空。

戰局中。

趙子常宛如被注入了無邊力量,虎目含淚,一槍殺兩敵:“好一個射天狼!”

“不愧是我的王!”

高飛聽懂了一半:“趙哥哥,我聽王爺之言,感覺熱血澎湃,覺得王爺說得話,都好厲害!”

“但,王爺究竟在說什麼?”

趙子常眼中滿是崇敬之光:“王爺說,皇帝封他為荒州王,一路上惡匪猖狂,連他都敢殺,實乃猖狂!”

“但,幸好有我們護他前往封地,刀槍出鞘,惡匪全部會死光光。”

“他是大夏的親王,竟然被土匪截殺,心中悲憤,擂鼓想說......作為荒州王,他要洗刷天狼人帶給荒州的恥辱,為荒州人複仇!”

“但是,他要先滅匪,治理好荒州,再駕著戰車向天狼帝國進攻,踏平天狼帝國的的聖山,射殺他們的帝王。”

高飛和盧樹雙眼放光:“殺!”

趙子常:“殺!”

此時。

司馬蘭望著夏天擂動戰鼓的身影,癡癡的道:“原來,你的目標不僅是保住荒州封地!”

司馬戈滿臉不信:“小姐,他雖然很聰明,也有手段,但想打進天狼帝國報仇,是不可能的!”

“天狼帝國太強了!”

“大夏舉國之力都打不過,更何況一個個小小的貧窮荒州!”

司馬蘭沉默了一下:“你不信他能做到?”

我不信!”

“我信!”

司馬戈:“小姐,你是愛上他了吧?”

司馬蘭笑了笑,不回答。

此時。

趙子常已經殺了上百騎兵,宛若永不疲憊的殺戮戰神,一人擋殺千騎。

這時。

夏天放下鼓槌,沉聲道:“藏一,動手!”

“是!”

藏一手中紅旗一揮。

“轟轟轟......”

官道兩邊的荒草裡,在黑甲騎兵的尾巴上,一個個藏劍少年“爆土”而出,如同一頭頭乳虎爆起殺匪,手中鐵劍斬人見血,犀利無邊。

騎兵不衝鋒,在馬上就是活靶子。

“殺!”

藏劍少年,劍光如玄。

人劍如電。

藏劍如迷,所向披靡。

曹馬的黑甲騎兵,隻能做最後的困獸之鬥。

很快,一匹匹空馬在官道上亂跑。

馬上的黑甲騎兵,已經死在官道上。

“滴滴噠噠......”

趙子常渾身鮮血,身上熱氣騰騰,騎馬回到夏天麵前:“王爺,敵匪已經殺儘,子常回來複命!”

夏天溫和一笑:“辛苦!”

“小白!”

“打掃戰場!”

“是!”

小白搓著手,樂嗬嗬的道:“這裡可是有著千匹戰馬和千副鎧甲呢!”

“發財了!”

夏天點點頭:“屍體集中起來,全部燒掉,告訴大家,這些人我們從未見過,也未曾打過這一仗。”

“是!”

這時。

高飛和盧樹走到曹馬身邊,拉下他的蒙麵黑布:“王爺,我認識這個土匪!”

夏天並不驚訝:“這個將領來自帝都吧?”

小白點頭:“右丞相曹威的小兒子曹馬。”

這時。

司馬蘭悄然牽著呆萌的趙子英走來:“王爺!”

“冇錯,這是右丞相曹威的小兒子曹馬!”

“曹威是太子太師,也是太子黨的核心,他的兩個兒子都在青州統兵,大的叫做曹豹,是青州騎兵軍團副統領。

“這一次,曹馬扮作馬匪來襲,定是曹豹的安排,應該是丞相曹威指使!”

“現在,曹馬死在我們手裡,曹威和曹豹定不會善罷甘休!”

“定會在青州境內,再伏殺我們車隊!”

“所以,王爺,我們要小心!”

夏天早有籌謀:“蘭兒不必憂心!”

“兵來將擋,水來土掩!”

“我又讓鐵匠們弄一些小玩意,如果曹豹率人來襲,正好拿他做驗證。”

司馬蘭美目一亮:“王爺,是像攻城弩那樣的小東西嗎?”

夏天賣了個關子:“你等著看吧!”

“好!”

司馬蘭的好奇心被高高吊起!

這一路走來,這個男人首先改造了馬車,製作出了雪橇,讓雪地行路更加輕鬆了許多。

緊接著,他又創新了麪食的做法,好吃又能飽肚子。

而且,他讓司馬蘭第一吃到了回鍋肉。

那種入嘴滿口香的肉,令司馬蘭回味了很久。

不久前。

她看到了戰馬的新裝備,能讓騎兵戰力倍增的神奇之物!

有的時候。

司馬蘭真想撬開夏天的腦袋看看......那裡麵究竟裝的是什麼?

為何就能鼓搗出這麼多東西呢?

難道真如父親信上所言,他擁有聖人的智慧?

司馬蘭看了看官道兩邊......有些人,應該快要到了吧!

另一邊。

李飛率領騎兵終於追到殺虎口不遠處,看到一匹帶血的馬空著跑回。

這是青州騎兵的馬,李飛當然認識。

他的心直往下沉。

現在。

馬還在,一身血,馬上騎士已經冇有蹤跡。

他的主人可能是戰死了!

說明,曹馬那狗日的,已經率領青州騎兵襲擊了荒州王的車隊。

可憐的荒州王,一定是死了!

憑他那百個殘兵,怎麼可能頂得住青州騎兵的衝殺!

完了!

李飛萬念俱灰!

一時間,他覺得生無可戀!

一臉沮喪的喃喃道:“荒州王,你怎麼能死啊!”

“冇有你我可怎麼活啊!”

“那十個女人,我真的無福消受啊!”

此刻。

在殺虎口的另一邊。

曹豹也帶著千騎飛速而來。

父親曹威飛鴿傳書,命他不得動用荒州軍隊,否則,皇帝會殺他全家。

這明擺著,皇帝猜中了太子黨的想法。

皇帝說話從來算數。

若今日曹馬殺了荒州王,那他曹家一定滅門。

所以。

一路上,曹豹都在祈禱:“荒州王,你可不能死啊!”

“否則,我要死全家啊!”

“冇有你,我可怎麼活啊!”

李飛和曹豹的心,都在慌亂中灼燒。

都在祈禱。

不多時。

李飛和曹豹的騎兵,一起出現在曹馬被殺的現場。

此時。

曹馬騎兵隊的屍體,剛剛收集起來,還未燒燬。

血腥之氣,濃鬱無比。

氣氛,開始變得詭異......-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