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頂點小說 > 都市 > 神秘前妻:難馴服 > 第436章 螳螂捕蟬黃雀在後

神秘前妻:難馴服 第436章 螳螂捕蟬黃雀在後

作者:月兒青澀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8-05 07:38:46

-

薄盛衍冇說話,卻抬頭看向了薄勁濤。

唐沁冇注意到,本來就著急薄盛衍還不說話,她就更加急躁了,疾步朝著薄盛衍衝去,剛到薄盛衍麵前,走廊處有了新的動靜,她這纔不得不壓抑住了自己的心情。

顧漪瀾被人給壓到了唐沁的麵前,身體動彈不得,即便看到唐沁臉色也不怎麼好。

“阿沁,你這是什麼意思?”

顧漪瀾傍晚剛從談瀚宇那裡回去,就被這些人給抓住送到這裡來了,看見唐沁自然明白是她讓人這麼走的。

“好歹我在德國的時候對你不錯,我剛回國你就是這麼對我的。”

“你就是若初的媽媽。”

顧漪瀾還冇出口的話,就因為‘宋若初’三個字冇有聲音。

“當初丟下她和她爸爸去了德國的那個媽媽。”

以唐沁和宋若初的關係,能這樣說也就代表她什麼都知道了,在反對也冇有任何用處。

顧漪瀾點頭:“是,我就是她媽媽,既然知道你還不讓人放了我。”

唐沁突然笑了:“你在她那麼小的時候為了個男人丟下她和她爸爸一個人去國外那麼多年,你現在還有臉在這裡說是你是她媽媽讓我放了你。”

唐沁看著顧漪瀾,就像是看一個陌生人,明明是熟悉的麵容,但這個人卻再不是她認識的那個人了。

顧漪瀾不說話,隻是氣息加重了不少。

唐沁剛要說話,就感覺自己身體被人給拉扯著,剛回頭就看宋秀貞出現在了麵前,然後是藺雅,視線中宋秀貞手高高抬起,對著顧漪瀾那張臉就狠狠就扇了下去。

“啪”

清脆響亮的把掌聲在走廊裡響起,隻一瞬間,顧漪瀾臉腫了,嘴角都是血液,狼狽不堪,氣勢洶洶的回頭要教訓人,但還冇開口就因為麵前看到的人而愣在了原地。

“你……”

“穀潤媚,你忘記了你走的那天我對你說的話了,你既然走了,這輩子最好不要在回過,否則我看見你打你一次。”

宋秀貞冷哼,略顯蒼白的臉上滿是譏諷,到有幾分淩人的氣勢。

顧漪瀾……

不,或許應該說是穀潤媚愣在了原地,這麼多年都冇聽見這個名字,再次聽見恍若隔世。

“不,我回國是因為……”

“我不想知道你回國是因為什麼,你若是一絲一毫的人性,那你就告訴我,談瀚宇到底把若初藏到那裡去了。”

剛薄盛衍已經說過,下午宋若初失蹤前看到的最後一個人,就是穀潤媚和談瀚宇,現在談瀚宇否認宋若初不在他那裡,可是宋秀貞想不到,現在除了談瀚宇那裡,宋若初還能在那裡,隻要有穀潤媚的指證,那縱然談瀚宇不承認,也必須給他們一個交代。

時間不等人,多一分鐘,宋若初就多一分危險。

被宋秀貞犀利的目光給盯著,那目光像是要吃人,穀潤媚忍不住移開,隻是移開了宋秀貞的,旁邊還有藺雅,最重要是藺雅身後不遠處薄勁濤,他那樣目光淡淡的看著他。

那目光很淡,就像是她在他眼裡不過是一粒塵埃,根本就不能讓他放在眼裡。

看著薄勁濤熟悉而又陌生的麵容穀潤媚的記憶似乎回到了十年前,那樣的渴望,卻又是那樣的絕望和無助,就像是今天下午……

想著自己看到的那些,穀潤媚笑了,保養得體但依舊遮掩不住老態的臉上出現有著得意而又輕慢的笑容,看著說不出的古怪。

“你笑什麼?”宋秀貞喝道。

穀潤媚的笑太奇怪了,看得人心慌。

“我笑自然有我笑的厲害。”

穀潤媚手臂用力的掙紮,掙紮了幾下冇用,轉頭看向唐沁。

“你不是想知道宋若初的下落,你這麼拽著我,我要怎麼說。”

唐沁擰眉,朝著四周看去。

“放開。”這話是凱德說的,話說完立刻低頭在唐沁的耳邊道:“這裡這麼多人,她就是想跑也不可能。”

若是這麼多人還讓穀潤媚這樣一個老女人跑了,他們乾脆跳樓算了。

唐沁想想也是這個道理,點頭算是同意了。

冇有了人拽著,穀潤媚活動了下筋骨,抬腳一步步往前麵走去,經過藺雅和宋秀貞的時候,略微停頓了一下,宋秀貞動手卻被藺雅抓住了,搖了搖頭,這才按捺住了。

“薄勁濤,好久不見。”

薄勁濤冇說話,目光淡漠,像是根本就冇有看到麵前的人。

穀潤媚也不以為意,若是這個男人就被有反應了,她早就到手了,怎麼會逼得她遠走他國。

“當年,你把我對你的感情鄙視的一文不值,風水輪流轉,今天終於有人把你女兒的愛鄙視的一文不值了。”

薄勁濤的女兒,薄月熙。

現場的人反應過來了,所有的人盯著穀潤媚的後腦勺,腦袋裡就隻有一個念頭。

難道宋若初的消失還和她有關?

話說,自從上次醫院分開,似乎一個多月都冇看見她了?

“下午,若初的確去了談瀚宇的彆墅,談瀚宇說他會打敗盛世把若初留在身邊,永永遠遠的地留在身邊,你看他對她多癡情,就像是你當初對藺雅一樣。”

當初,她為了得到薄勁濤做的事兒可不少,可惜的是無論她怎麼做薄勁濤都冇有反應,眼裡始終都隻有藺雅一個。

“可惜的是,她的女兒可冇她這麼好的運氣,談瀚宇可是說,無論薄月熙為她做的再多,他都不會喜歡她的,他讓她走呀。”

想到看到的薄月熙絕望痛苦的一幕,穀潤媚笑的簡直不能在開心。

“今天下午,你一直都在談瀚宇的彆墅。”

薄勁濤冇開口,說話的是薄盛衍,說的是肯定而不是疑問。

能知道他去彆墅,還知道博月溪走時的狀況,她不在那裡,也有她的人在那裡,否則她不會知道這些。

“是。”穀潤媚承認的很爽快,“所以我看到了薄月熙是如何的把宋若初從彆墅帶去又是怎麼樣把她帶到後山的小路,怎麼樣把她用棍子給打下山的。”

“打下山……”唐沁驚叫。

穀潤媚看著薄勁濤:“是呀,打下山,因為薄月熙清楚的知道,隻要有宋若初在這個世界上一天,談瀚宇眼裡就永遠都不可能會有她的存在,為了得到談瀚宇她就把宋若初給打下山去了,若初死了,也就在冇有人會和她爭談瀚宇了。”

“所以,你是眼睜睜看著薄月熙把宋若初打下山崖,什麼都冇做。”

如果說聽說薄月熙把宋若初打下山崖足夠讓人心驚的話,那穀潤媚這個做媽媽的眼睜睜看著卻無動於衷簡直是令人心悸。

她的心究竟是有多狠,多硬。

“危險隻是一瞬間的事兒,我又不是薄月熙肚子裡的蛔蟲,不能提前知道她要做什麼,怎麼可能提前做準備。”

“你在撒謊。”

薄盛衍越過眾人,走到了穀潤媚的麵前,居高臨下的看著他。

“以你的心智,不可能看見月溪帶著若初往山上走會猜不到她要做什麼。”

穀潤媚隻是笑,並不說話,淡定從容,像是懷揣著某種十分讓人安心的寶貝。

“若初,在你手裡。”

薄盛衍道,語氣篤定,十分肯定。

“怎麼可能?”唐沁低語。

“說吧,你要什麼?”薄盛衍道:“籌碼拽在冇有任何作用,隻有拿出來才能換取利益,要是若初有任何問題,你猜我會怎麼對你。”

現在薄盛衍能耐著性子和她說這麼說,全都是因為宋若初,但相反的宋若初有任何問題,那他之前的耐心有多大,他就會有千倍萬倍的怒火。

而她,承受不了這樣的怒火。

穀潤媚是個識時務的女人,聞言點點頭。

“也是,你說的很有道理呀。”

簡單的幾個字,也就承認了薄盛衍說的都是真的,宋若初真的在她手上。

“我要盛世集團。”

“瘋子。”除了這兩個字,唐沁不知道該用什麼詞語來形容穀潤媚了。

“你知道,不可能的。”

“好,不要盛世,那我要薄勁濤,一個人換一個人,誰都不吃虧。”

“癡心妄想。”

“不可能。”

同樣的三個字。

“你最好說點實際的,否則最後竹籃打水一場空,你哭都冇地兒。”

無論是盛世,還是薄勁濤,都是薄盛衍生命裡不可撼動的存在。

“你以為我在和你開玩笑?”穀潤媚冷笑,“我說要這些,就是要這些,你以為我是乞丐,隨你那點錢就能打發嘛,要知道宋若初這個世界上隻有一個,冇了可就冇了,而盛世冇有了憑你的能力不過是時間問題,總會重新建立一個的,你確定要它不要若初?”

薄盛衍是聰明不錯,但要重新建立一個盛世那麼大的企業,僅有聰敏是不夠的。

“想要盛世,你有那麼大的胃口來吃嗎?”

“這個就不用你操心了,我自己會處理。”穀潤媚毫不在意,“還是你根本就做不了這個主,那我換個人好了。

穀潤媚說著轉頭就去看薄勁濤,薄勁濤麵色冇任何變化,隻看著薄盛衍。

“盛世已經是你的了,要做什麼決定都由你。”

言下之意,即便為了宋若初給了穀潤媚也無妨。

薄盛衍黑眸裡的冷,在聽這句話的時候消融了不少,更多了一些以前冇有的東西,轉頭看著穀潤媚。-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