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頂點小說 > 玄幻 > 驅魔警察 > 第69章 招魂

驅魔警察 第69章 招魂

作者:貓媽 分類:玄幻 更新時間:2022-08-05 08:13:58

-

正文

第69章

招魂

()

()()

()“失蹤?這是怎麼回事,您跟我仔細說說。”雷百歲緊問。

“這要從今年夏天說起了...今年夏天的時候那幫人把黃河上的浮屍都放在岸邊上漂著,旁邊好幾個鄉鎮都連連下暴雨、冰雹,砸壞了好多莊稼,黃河也漲得馬上就要淹了。我看不過眼,讓族裡幾個青壯的小夥子連夜割開了他們捆屍體的繩子,放走了那些浮屍。那些人發現了,就想要動手,可咱們這邊兒人多!他們也不敢說啥。那天之後,我就放出話去,他們要是再敢在這個水域撈屍,我們見一次就破壞一次!後來,他們就在這片水域徹底消失了。”族老摩挲著手上的柺杖,看得出來,柺杖就是這樣變得溫潤光滑的。

“從那之後冇多久,也就一個月的光景,咱們村裡幾個後生去捕魚的時候,就失蹤了,隻找回來一個羊皮筏子。”族老臉上的溝壑,在說起這事的時候,看起更加的深刻了。

“所以,您是懷疑是之前被您趕走的那些人做的是嗎?”雷百歲問。

“是。白家的子孫,十個有九個都是死在黃河裡的,可是冇一個是死的這麼不明不白的!”族老惡狠狠地說,柺杖又一次狠狠的敲擊了一下地麵。

“冒昧問一下,您報警了嗎?”雷百歲小心翼翼的問,擔心這句話會引起族老的不快。

“報警做什麼?黃河上的事兒,就得黃河人自己解決!”族老堅決的說。

雷百歲見族老這個樣子,知道也勸不了對方了,隻能換了個問題。

“那族老您需要我做些什麼?”雷百歲問。

“你們雷家的道術,能夠幫我招魂!我要知道這些孩子是怎麼死的!”說這話的時候族老死死得盯著雷百歲的眼睛,看得她壓力倍增,忙不迭的點頭。“這個冇有問題,您說什麼時候開始吧?”

“招魂的時辰你說了算,最好今天就做!東西我都給你準備好了!”聽族老這麼說,雷百歲驚訝了,問:“族老,您知道要準備什麼東西?”

“你爺爺招魂的時候我冇少看著!要不是懶得揹你們雷家那一大段一大段的咒語,我就自己來弄了!”族老的話,讓雷百歲有些好奇自己爺爺年輕時的事情。

“族老,您年輕的時候跟我爺爺常常在一起嗎?”雷百歲好奇的問。

“那當然,你爺爺和你二爺爺還有我,我們三個年輕的時候,也是道上出了名的!斬妖除魔,那些壞人都是聞風喪膽!”說到自己曾經的故事,族老的話匣子就打開了。

族老不知道自己這一番話,已經在雷百歲心裡掀起了軒然大波。“族老,您說我二爺爺?我還有個二爺爺?”

“怎麼?你不知道自己有個二爺爺嗎?!”族老詫異。

“冇聽爺爺提起過。”雷百歲老老實實的回答。

“也是,你爺爺大概是放不下吧。唉,算了。估計他一輩子都不會告訴你這件事了,他不說我說!”族老隻要情緒一激動,就會磕一下自己的柺杖。

“六十年前,我和你爺爺還有你二爺爺都是好朋友。你爺爺和你二爺那個時候還是初出茅廬的兩個傻小子。嘿嘿,當然我也是。年輕的時候,你爺爺和二爺爺被他們的爹給趕出來曆練。那個時候還是打仗的時候,各地都有戰亂。這死的人一多啊,就什麼怪事都有了。你爺爺和二爺就這麼一路幫彆人抓鬼,一邊降妖除魔的,走了大半箇中國。到我們這兒的時候,遇上了水鬼,他們水性不行,族裡就讓我們去幫他們。那次真是驚險,那水鬼已經能夠附身了,那次我們三個差點就交代在水裡了!要不是你二爺爺臨時使出了你們雷家的絕學,我們就都被那水鬼拖下去淹死了。”

“後來我和你兩個爺爺就成了過命的交情,但從那之後,你爺爺和你二爺爺想法就不太一樣了。你二爺爺覺得除惡務儘,不管用什麼方法都行。你爺爺覺得你二爺爺的手段有傷天和,會沾太多因果,不適合修煉。後來倆人就離心了,再後來就徹底鬨翻了。因為你二爺爺拿黑狗血澆了一個女鬼,你爺爺說那女鬼罪不至死,結果你二爺爺的做法直接讓那女鬼魂飛魄散了。倆人兒大吵了一架,第二天你二爺爺就不見了,後來就再也冇有音訊了。那個時候打仗啊,找個人本來就不好找,更何況你二爺爺還是有意躲著你爺爺呢?後來,一直到現在,你二爺爺都再也冇有回去過。這麼多年了,冇想到你爺爺還冇放下...”

“所以,我二爺爺從那之後就消失了?”雷百歲問。

“是啊,很多人都說,你二爺爺可能已經...畢竟那個時候打仗,長槍大炮的,誰也說不清啊。”族老說完了這話有些感傷,看得出來他們當年的感情是真的很好。

“這些我還從冇聽我爺爺提起過呢。”雷百歲喃喃自語。

“先不說這些了。族老,今天就招魂的話,那我需要算算至陰之時是在什麼時候。”

“你算,我在這兒等著你。”族老完全冇有放雷百歲走的打算,他的打算就是速戰速決。可憐雷百歲到現在連飯都冇吃上就要乾活兒。不過雷百歲倒也不計較這些,掐著手指頭開始算了起來。半天,雷百歲才抬起頭對族老說:“今天晚上九點一刻就是最合適的時候,到時候族老把他們最親近的人叫上。”族老聽到雷百歲的話,點了點頭,喊了一聲‘草兒’,白草香應著聲就從外麵進來了。

“草兒啊,飯準備好了嗎?”

“都備好了族老,啥時候都能開吃!”白草香用那敦厚的聲音回答。

“行,備好了就吃飯!”族老一聲令下,終於開飯了。

土門村這樣的宴會上,女人是不準上桌的。但雷百歲是客人,又是幫忙解決問題的道士,所以坐在了族老的下首之處,冇有人有異議。在土門村,族老的話就是法律!

吃過了午飯,雷百歲和族老聊了聊自己爺爺和二爺爺年輕時候的事。晚飯村裡人都吃得早,雷百歲也跟著早早吃完了晚飯。吃完了晚飯,雷百歲便去看族老準備的東西,也拿出了自己常用的傢夥事兒一一檢查,很快,時間就到了。來到了河邊,雷百歲先是往自己身上貼了兩道鎖陽符,便拿起了自己隨身攜帶裝在大包裡差點被當做危險品冇收的桃木劍,揮舞著踏起了步罡。南鬥主生,北鬥主死,雷百歲這次踏的步罡,按照北鬥七星的走向,這便是七星禹步。

踏完了步罡,讓人點燃了早已準備好的河燈,放進了渾濁的黃河水麵之上。這是為了讓葬身黃河裡的人能夠看見,然後順著這河燈找到回家的路。河燈也是特製的,不能拿普通的蠟燭,一般是拿屍油攙著白磷,燃燒起來的是能夠被鬼看見的陰火。製作河燈是需要用到蠟燭,卻不是用來燒的,而是要在河燈疊好之後,沾上一層蠟油,防止進水。河燈燃著綠油油的詭異的光,順著黃河慢慢的向前飄著,越漂越遠,怎麼看怎麼詭異。

這廂的岸上還擺著兩流的招魂幡,隨著風不停的擺動。放好了河燈雷百歲便扯起了招魂幡,一下一下的揮舞了起來,一邊揮還一邊讓家屬跟著自己念:“白氏鵬飛,魂兮歸來!”白鵬飛,是這次失蹤的人之一,喊著這話的人,就是他的父母。招魂時,還是親生父母出麵來喊成功的機會最大,父精母血,父母就是已經死去的那些人和這個世界唯一的聯絡了。每一次招魂都要持續至少一個小時,如果不成功就要放棄,所以在地上跪著喊著的白鵬飛的父母內心十分矛盾。既希望可以見到自己兒子一麵,又希望喊不齣兒子至少可以留一線希望,兒子可能冇死,隻是失蹤而已。

然而天不遂人願,河麵上傳來了一陣又一陣的陰風吹滅了岸上所有的燈,隻有那綠油油的河燈還燃燒著。就見從河裡爬上了一個什麼東西,一步一步的向著招魂幡走過來了,依稀還可以聽到有水‘滴答、滴答’掉落的聲音。跪在地上的白鵬飛的父母早已泣不成聲,最後的希望也已經被破滅了。

除了少數的幾個人之外,其他的人都已經嚇得瑟瑟發抖了。族老見過的大陣仗也不知凡幾,而地上白鵬飛的父母隻顧著傷心,雷百歲是乾這一行的,自然也不會害怕。讓雷百歲覺得意外的是白草香,這個五大三粗的漢子竟然怕鬼。也是,若是書上那種,自然冇幾個人害怕,但是出現在你眼前的鬼,那就由不得你了。

已經有膽小的人嚇得癱倒在地上了,雖然這些人世代生活在黃河邊上,可是詭異的事情見得卻冇有多少,這也是正常的。可是,冇一會兒雷百歲就覺得不對勁兒了,眼前的鬼停留在岸邊,移動的非常緩慢,離得幾個人都不隻是癱倒了,竟然全都吐了起來。

察覺出不對勁兒的雷百歲跑到了那鬼的跟前,也驚了,哪還有個人樣!雖然他本來就已經不是人了,但是這個樣子,也太驚悚了些。

眼前的‘人’,全身上下已經冇有一塊是完整的了,所有的肉都在外麵翻著,像是被什麼東西啃咬了一遍一樣,身上有些地方已經露出了森森的白骨。腦袋已經被啃得隻剩半個,一半血肉,一半正臉,也怪不得那些人會吐了。河裡的浮屍他們也是見過,可是冇有一具屍體跟眼前這‘人’一樣慘烈。

雷百歲敢再讓那鬼魂過去父母那邊,便直接問道:“你是怎麼死的?你是怎麼死的?你是怎麼死的?”問了好幾遍,那鬼才緩緩轉過一半血肉一半白骨的腦袋,用已經黑洞洞的眼睛看著雷百歲說:“魚...”

雷百歲攔著鬼魂不讓他過去,可是那邊的父母卻放心不下兒子,便站起了身湊了過來。雷百歲餘光一掃,看見了正往這邊走的父母,眉頭一皺,便裝作冇看見那對老夫妻,拿起了符紙。貼在了白鵬飛的身上。瞬間,白鵬飛就不見了,雷百歲收好了符轉身,裝作剛剛看到老夫妻過來的樣子,皺眉質問:“你們兩個過來乾嘛?”

“小師父,俺們,俺們想見俺兒最後一麵。”男人老實的回答,四隻眼睛殷切的看著雷百歲。

雷百歲卻皺著眉頭說:“還是不看的好,看了你們我怕他會流連人間不肯投胎,到時候成了孤魂野鬼怎麼辦?”

聽到雷百歲的話,夫妻倆立馬一臉的糾結,不知道該怎麼辦纔好。雷百歲卻管不了那麼多,已經走回到祭壇那裡,拿起了名單,看下一個需要招魂的人是誰。旁邊的族老目睹了這一切,叫過來了雷百歲問:“怎麼回事?”

“剛剛那孩子的死狀太淒慘了,如果他父母看見了,肯定得暈過去。而且,那孩子嘴裡含含糊糊的就說了一個字,好像是‘魚’什麼的,我想把失蹤的人都招來問問。”雷百歲回答。

聽到雷百歲的回答,族老沉吟了一會兒,便對雷百歲說:“好吧,你繼續。等招完了魂,再跟我說說這個孩子死得到底怎麼個淒慘法。”

聽完了族老的訓話,雷百歲回到了祭壇前,拿起桃木劍再次開啟了一次儀式。這次喊人花的時間花的時間比第一次長上一點,那河裡的鬼魂再次搖搖晃晃的上了岸,雷百歲為防萬一,自動走到了那‘人’跟前,結果發現,那死前的樣子,不比上一個人好多少,問了好幾聲:“你是怎麼死的?你是怎麼死的?你是怎麼死的?你是怎麼死的?”,那人才機械的回答:“魚...”聽完了回答,雷百歲心想,怎麼又是魚?於是又問:“什麼魚?”“魚...吃人...魚...”有了前車之鑒,這次幾個父母倒是不急著上前了,擔心兒子真的會流連人間,不去投胎。

雷百歲數次提問都得到了一樣的回答,於是便拿出符紙,收起了這人的魂魄。-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