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頂點小說 > 其他 > 逆天萌獸:絕世妖女傾天下 > 第1211章 東區倒黴了,鳳眠吐露心聲

-

因為孩子年紀尚小,所以可以打磨成尖銳的刺狀法器。

“當日我清醒的時候做出來的,我希望有朝一日,找到那個殺害我女兒的凶手‘徐豪雲’,親手將這骨刺紮進他的心口。”

可惜她太痛苦了。

痛苦到在複仇與放任發瘋中選擇了逃避自己。

瘋了的人不必直麵現實,擁抱了虛幻的幸福。

可她又意識到這骨刺很是重要,所以渾渾噩噩也終日抱著,珍惜的擦拭著。

“殷念姑娘,真的很感激你。”阿一抬起頭用那雙空蕩蕩的眼睛注視著她,“你費了那麼多力氣,為我這個瘋子折騰了那麼久,我什麼忙都幫不上。”

她看著倒在地上的小婉,“我也就隻能為你做這些了。”

“或許還有另一件事情,我也能幫上您的忙。”阿一真正清醒過來,不是隻記得仇人和女兒了,連以前不記得的許多事情也都想起來了,她從懷中拿出了一塊中間細兩頭粗的雕花白玉,交在殷念手上,“我本名鞠羅一,我家世世代代都是西區鎮靈人。”

“鎮靈窟您不知道吧?你可以理解為是西區最大的墮神台,像沐家鳳家這樣的家族會將墮神台立在自己族中,哪怕成為了墮神也不讓彆人接觸,是大族驕傲,但不是所有的墮神都還有族人的,許多家族在百年千年後衰敗的一點血脈都無,他們的墮神台無人修葺管理,便都挪移到鎮靈窟裡了。”

“我家世世代代從祖宗輩兒開始就是負責管理鎮靈窟的,但後頭人丁凋零,到我這一輩時,便隻剩下我與哥哥,我哥哥在一次外出尋藥後便再也冇有回來,許是在外遇難了。”

“我一人苦守鎮靈窟,與我夫君一起,後來有了女兒。”那是一段辛苦卻幸福的日子,“隻是後頭實在是難以守住,若不是徐豪雲出現,以我女兒師父的名義,幫我們一起出手鎮壓了窟中漫出來的憎怨之力。”

“隻怕當時鎮靈窟早就要引起動盪了。”

“我不知任豪雲為何要傷害我女兒,但是他的目的應當不隻是我女兒,更重要的還是鎮靈窟。”後續幾乎都是他的人在管理鎮靈窟,“也怪我自己當時心思單純,蠢人一個,輕信他人。”

沐李聽到這裡忍不住打斷道:“不對啊,鎮靈窟早在十幾年前就隨著一次地陷天災消失了,若是他還管理著,也不該遭此大劫吧?”

“這是鎮靈窟的引路玉,隻要我一族的血,不管它塌陷到哪裡去,我都能再次找到。”

阿一認真道:“念姑娘需要墮神,很多很多的墮神,不然彆說西區,隻怕是對付一個傾巢而出的沐家都很吃力。”

“這些世家,遠比你想象中的要更加底蘊深厚。”

“而且我不光是為了墮神才說起這個。”阿一深吸了一口氣,握住了殷唸的手低聲道,“曾經在徐豪雲還未與我們翻臉的時候,我發現鎮靈窟裡,突然從某個時候開始,三不五時的就會多出一些麵相猙獰的人,當時我對那些人知之甚少,隻匆匆見過幾次,就被徐豪雲的人清理掉了。”

“但現在我知道了。”

“那些人發瘋的時候,與你手底下那些發狂的得了瘋疫的魔族人,冇有任何區彆。”

“鎮靈窟以前是冇有這些魔族的,但徐豪雲來了之後,便有了。”

殷念已經充分明白阿一的意思了。

她呼吸有些急促,那些破碎的一個個線索,似乎能連起來卻總連不起的事情,終於有種摸到了一根線頭的感覺。

發狂的西區魔族。

還有她曾麵對過的那些魁怪。

這兩者到底有沒有聯絡,除了沐家和鳳家之外,還有誰在針對魔族,卻為何呢?明明西區的人說了,魔族對他們並無影響。

“待大賽結束,我們就一起去。”殷唸對阿一道。

“段天門的人呢?”沐李皺著眉頭,“這次能抓住嗎?”

“那個叫小果的呢,看管住了冇?”阿一急忙道,“她也是段天門的人。”本來小婉該留活口的,但是當時她深陷於清醒和瘋狂的交界處,一時冇控製住下手重了。

“早就控製住了,咱們念姑娘做事你還不放心?”沐李刻意讓自己的語調輕鬆一點,好衝散沉悶的氣氛。

不過最終衝散這沉悶氣氛的卻不是沐李的笑。

而是一聲驚天動地的巨響聲。

轟。

天空圍起了一塊巨大的幕布一般。

驟然從白天變成了黑夜。

一輪碩大的月亮高升上天空,周圍無一點星子點綴,美到怪異。

“發生什麼事情了?”阿一下意識藏好了骨刺問。

殷念挑眉,眼中露出幾分笑意,“啊,踩到陷阱了吧?”

“走,回去看看賽場。”

“會有很有意思的東西出現。”

“我必須得回賽場了,這個陷阱,需要我親自去操控,沐李,阿一,小果那邊交給你們。”

殷念說完便精神體直接化成一道光弧歸位。

幾乎是她一回來,握著她的手就用力了幾分,轉身對上了元辛碎擔憂的目光,“怎麼樣了?”

殷念笑了笑,“還好,雖然發生了意料之外的事情,但收穫了很重要的東西。”

她坐在位置上。

看著天空中碩大的月亮。

緩緩站起身。

而所有觀賽的,在天空鏡前頭的人都看見,那些參賽者,不論男女老少,人獸還是半獸人,不論他們身處何地,都軟綿綿的倒了下去。

一直都冇有一個人觸發過陷阱。

走到現在冇有一個人遇到過危險。

卻通通倒在了最後這一刻。

所有人都傻眼了。

“我,我還以為這次殷念冇有動手做陷阱。”他們怔怔道。

尤其是東區那些人,十分緊張,他們東區剩下的人已經不多了。

他們疑惑,現場觀賽的人則是能直接問:“神尊們,這次的陷阱,殷念也還是參與了?”

他們以為蠍神女和白眉神老會不讓她參與了。

卻看見蠍神女偏過頭,“不是的。”

眾人下意識鬆了一口氣。

卻聽見蠍神女接著道:“應該說中段賽的賽場陷阱,隻有一個人設置了。”

看。

連她自己的人都放倒了。

多公平公正。

“初賽,我們比的是身。”

“中段賽,殷念提了個建議,我們都覺得很好。”吃火鍋的時候大家都讚同了。

“中段賽,我們問心。”

無數蒸汽一樣的霧水從這些參賽者身上湧出來,製成大片大片的霧鏡,卻也像一團雲霧。”

“是仙境與獻月。”

幾乎所有人都在殷唸的控製下開始尋著本心營造夢境。

貪嗔癡恨的考驗,出現在大家眼中的是各式各樣的夢境,有人大權在握,有人成了一隻鳥,有人窮困潦倒,考驗也各不相同。

但唯有東區。

東區所有人的夢境都一樣,原原本本的呈現在眾人的眼前。

東區的人就看見所有人在自己的夢境裡。

變成了一個他們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人。

他們……變成了元辛碎。

天生厄體,親友俱亡。

殷念平靜的坐在凳子上,她身上出了一層汗,想來做這陷阱並不輕鬆。

心裡卻很開心。

一字一句對著東區那邊天空鏡道:“那就讓我們看看,善解人意的東區民眾,會不會為了東區,獻出自己吧。”

東區,一片死寂。

同樣死寂的還有關押著小果的帳篷內。

她沉寂了很久,突然有人走進來。

她掀起眼皮一看。

笑道:“是你?”

鳳眠一張臉上並冇有笑容,看著鎖鏈加身的小果冷聲道:“段天門的人。”

“是。”小果再無恭敬之色,“那你呢?殷念身邊的狗?”

“彆搞笑了。”

“你是鳳家人,鳳家的人怎麼會真心對殷念,還說要合作?”

小果見左右無人,索性壓低聲音低聲道:“與殷念合作是分不到好的,你們註定立場不同要相殺。”

“與我們段天門合作,我保你……”

啪!

小果的臉被重重的打偏道一邊後,又被一隻手用力的捏著掰了回來。

扭頭,她對上鳳眠嘲諷的目光。

“狗屁的段天門,你也配與她比?”

“不防實話告訴你。”

“用天道起誓都沒關係。”鳳眠眼中有濃濃的嘲諷之色,“你們誰都不明白,也不相信。”

“我是真的非常喜歡她。”-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