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頂點小說 > 科幻 > 被追殺的我,被敵人推上了皇位全文閱讀 > 被追殺的我,被敵人推上了皇位全文閱讀第29章 太子恨欲狂

-盧樹眨了眨眼,伸出三根手指頭:“可是王爺,您打了三個,有什麼說法嗎?”“嗬嗬嗬......”夏天冷冷一笑:“打三個,就代表有人想殺我!”“通知大家,注意戒備,前方肯定有壞人想謀害本王!”就在這時。一縷白影對車隊周圍的探子動了手!“殺......"血,染紅了雪。雪地裡的殺機,越來越明顯.........

一夜之間。

帝都多了很多有趣的傳聞。

第一熱門話題,太子因為治理雪災不力,被禁足了!

第二個熱門話題,七大親王在封地秘密練兵,野心十足,想要與太子爭奪帝位。

第三個熱門話題,司馬丞相府的嫡女司馬梅離家出走,說出一句話,石破天驚,直接在帝都“後院圈”瘋傳--天下那麼大,我想去看看。

一時間,司馬梅的風頭超過了妹妹司馬蘭,成為帝都深閨少女、婦人們的精神偶像。

在這個時代,女人都是男人的附屬品。

普通人家的女人,為了生活奔波,雖然被視作“鄉野村婦”,但很多時候,她們還可以拋頭露麵,不會被世俗的言論指責。

但,進入皇宮後院中和各官員後院的女人們則不同。

她們雖然衣食無憂,看著風光無邊,但大都如同籠中金絲鳥,大門不邁,二門不出,要恪守《女德》上的操守,困守在一片狹隘的天地中,直到死去。

隻要稍有出格,她們就會被視為離經叛道的壞女人。

現在。

司馬梅私自離家出走,就算不是和野男人私奔,但也是千夫所指。

她的風評直接轉向,從一個大家閨秀,變成了離經叛道的少女!

所以,這樣的女子無德,配不上太子!

她更不配坐上太子妃的位置!

不配將來母儀天下!

太子府門前。

皇城司已經設卡,禁止任何人出入。

“啪......”

太子狂怒不停,在大廳中砸不停。

一波接一波,都是不好的訊息傳入府中,就如同海浪,一浪高過一浪的衝擊著太子心,直接讓他的心態崩潰。

“為什麼?為什麼要禁我的足?”

太子披頭散髮,抓住旁邊宮女問:“你說啊?”

“老傢夥不是想借我的手弄死臭老九嗎?”

“為何在這個關鍵時刻禁我的足?”

“他究竟是什麼意思?”

宮女嚇得渾身發抖,如同一隻無助的小羊羔:“太子殿下,奴婢不知道啊!”

這時。

一箇中年太監急匆匆的走進大廳,對眼前這一幕早見怪不怪:“太子殿下,司馬府的司馬梅小姐離家出走了!”

“什麼?”

太子猙獰的甩開遮麵亂髮,瘋癲的道:“她跑了?”

“她可是未來的太子妃,未來的皇後啊!”

“她為什麼要跑?”

“本宮英明神武,乃是天生的帝王之相,她憑什麼看不上我?”

中年太監保持沉默!

太子雖然是儲君,但與英明神武這個詞好像不沾邊。

太子繼續瘋癲的吼叫:“臭老九拐跑她妹,她也離家出走,難道她也是看上那個臭老九?”

“那個臭老九,究竟有什麼好的?”

“臭女人,你告訴我,他究竟有什麼好?”

“啪......”

太子的臉扭曲得像一條毒蛇,一巴掌拍在宮女的頭上:“你說,本太子究竟哪裡不如那個臭老九?”

“噗......”

宮女的頭骨碎裂,一片血肉模糊,雙目一閉,失去了呼吸。

“該死!”

太子殺了宮女,身體中的暴虐之氣彷彿得到釋放:“臭老九,這一次,我定然要讓死無葬身之地!”

“你等著!”

“我一定要殺了你!”

另一邊。

荒親王的車隊在雪地中緩緩而行。

在車隊的中間,有三輛新改裝的馬車。

看上去很簡陋,就是用粗木條構建了馬車骨架,外麵用厚實的白布裹起來。

這樣的改裝馬車,一共有三輛,其中一輛,是夏天的手術車。

另外兩輛,是專門用來放置手術後的傷兵車。

現在,夏天正在抓緊時間幫傷兵們拔毒、消炎、上藥、包紮。

其實,整個傷兵隊伍中,就老鬼中毒最深,其它傷兵的毒比較好處理一些。

夏天先用銀針封住傷兵們的穴位,再次割開傷口,擠出毒血,敷上他配置的解毒草藥,包紮好療傷就好!

半日功夫,五十名傷口有毒的老兵被動刀,放滿了三輛馬車。

此時。

護衛車隊的傷兵隻剩下一半,看上去實力大減。

“啊......”

一個傷兵終於忍不住發出痛呼,眼淚汪汪的道:“王爺,輕一點啊!”

夏天溫和的道:“如果我用力輕一點,你就會多痛一個時辰。”

“現在,本王給你兩個選擇,一是重一點,少痛一個時辰。”

“第二個選擇是輕一點,多痛一個時辰!”

傷兵一咬牙:“那就辛苦王爺多用力了!”

夏天一臉憐憫之色,直接動手。

“啊......”

老兵叫聲淒厲,響徹官道雪路:“王爺,用力點!”

兩輛傷兵車中。

“哈哈哈......”

眾傷兵都是被擠過毒的人,心領神會的,忍不住大笑:“王爺的手,可有力了!”

“你就大聲的叫吧!”

傷兵忍不住迴應:“我就喜歡痛叫,怎麼了?”

“我驕傲了嗎?”

“你們不服也叫啊?”

“哈哈哈......”

車隊頓時歡樂起來,傷兵們身上的傷痛彷彿都減輕了很多。

藏劍少年們的冰塊臉上也難得露出一絲微笑。

自家主人身邊的護衛,彷彿也與彆家的護衛不一樣!

跟這些人同路,心靈很放鬆。

真的很好!

司馬蘭的馬車上。

司馬戈滿臉不解:“小姐,如果荒親王不急著為傷兵重新處理傷口,傷兵們還可以護衛他!”

“現在重新處理後,有一半的傷兵就暫時喪失了戰鬥力,這樣做......不等於是自廢武功嗎?”

“如果我是荒親王,先保持傷兵殘餘的戰力,等到了大荒州,再好好給他們治療,照樣能夠收買人心!”

這時。

司馬蘭放下手中古籍:“你以為荒親王這樣做是在收買人心?”

“難道不是?”

“當然不是!”

“那他這樣自損戰力為哪般?”

司馬蘭眼神明亮,彷彿看穿了一切:“他是一個智者,也是一個仁者,對待自己人,他從來都是真心換真心。”

“這樣的親王,還用收買人心嗎?”

司馬戈想了想:“確實不用!”

司馬蘭站起身來,看著前麵的白色馬車道:“對於這些老兵而言,傷痛是一種難言的折磨,很傷人體元氣,自然是越快治療越好!”

“王爺他是一個智者,也是一個仁者,怎會眼睜睜看著身邊人受這種苦不管?”

“這不是收買人心,而是將心比心。”

“再說深一點,他現在為傷兵治療,到達大荒州時,這些傷兵就能夠痊癒,恢複完整的戰力了!”

“大荒州,纔是一塊硬骨頭,他要征服那片土地,實力自然是越強越好!”

“他,是一個深謀遠慮之人!”

“目光很長遠!”

司馬戈懂了:“小姐,是我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

司馬蘭淡淡一笑,露出兩個令人醉的小酒窩:“小戈,他是很有魅力的一個少年俊傑,值得人喜歡和追隨!”

司馬戈眼神複雜:“小姐,難道你真想做荒州王母?”

司馬蘭冇有回答,笑得意味深長,又看起了書。

司馬戈欲言又止,又開始胡思亂想。

她們的馬車前方。

老兵的上半身被包裹成了“木乃伊”,直挺挺的被抬出了馬車,送到了“養傷車”中。

“王爺!”

盧樹見夏天走出馬車,連忙打馬跟上,悄聲道:“官道左右兩邊和後麵,都有不同路數的探子!”

“要不要......”

盧樹做了一個割頭的動作--殺!

忽然。

“阿切......”

夏天連續打了三個噴嚏。

盧樹臉色一變:“王爺,兄弟們的傷可以晚點治!”

夏天揉了揉鼻子,眼睛望著帝都方向,笑道:“我是身體我清楚,冇有感染風寒!”

“其實,有的時候,打噴嚏是一種第六感,如果打一次,就代表有人在罵你!”

“打第二次,就代表有人在想你!”

盧樹眨了眨眼,伸出三根手指頭:“可是王爺,您打了三個,有什麼說法嗎?”

“嗬嗬嗬......”

夏天冷冷一笑:“打三個,就代表有人想殺我!”

“通知大家,注意戒備,前方肯定有壞人想謀害本王!”

就在這時。

一縷白影對車隊周圍的探子動了手!

“殺......"

血,染紅了雪。

雪地裡的殺機,越來越明顯......-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